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十四

离婚了就不要来找我

    站稳脚跟、成家立业,是许多初到深圳打工的年轻人的梦想。1996年,24岁的房先生与自己相恋已久的南京女朋友也是抱着这样的梦想,来深圳开始“南漂”生活。

    多年的辛苦打拼,两个人的事业和经济基础已经打得比较厚实了,与此同时,两人的感情也在考验中得以升华。2000年,房先生的女朋友正式升级成为妻子。

    联名买房

   “我一定要在半年内买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不再受房东的气了。”房先生这样给新婚妻子承诺。

    结婚后,房先生发誓要让妻子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这第一件事就是买房。走街串巷,小两口的足迹遍布福田、南山各大楼盘售楼处,经过反复比较,看中了福田区新洲片区一个楼盘,以夫妻双方的名义买下其中一个50平方米的小户型。

    有了自己的安乐窝,房先生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涨,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到工作中,房先生的职位和薪水也上了一个新台阶,50平方米的小户型也换成了120平方米的大房。

    随着房价的不断上涨,房先生手头的房产也达到了四五套之多,按照当时的现行房价,房先生房产总值三百多万。

    房先生依然兑现自己的承诺,所有的房产都是署夫妻双方的姓名。

    婚姻“红灯”

    房先生的事业蒸蒸日上,工作使房先生花在家庭和妻子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深夜两三点回家是家常便饭,往往是自己回到家,妻子已经熟睡了。

    成功的代价是夫妻关系的淡漠。妻子的事业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起色,独守空房的妻子逐渐沉溺于麻将台和牌桌,并无法自拔。妻子在家里呆的时间一点不比房先生多,有的时候,房先生加班回家,妻子仍在麻将台上酣战。为了这件事,夫妻俩没少吵架。

    矛盾终于爆发。一日,房先生从公司回家已是深夜四点。打开家门,家里冰冷漆黑,房先生知道妻子又去“修长城”了。疲惫和积怨交织在心里,迅速升腾为怒火。两小时后,妻子红着眼睛回到家。史无前例的大吵大闹,双方失去理智,都动起手来。房先生心灰意冷,决定与妻子分手。

    房先生把几套房产分了一半给妻子,自己留下两套户型较小的房子。离婚后,妻子无心继续留在深圳,把属于自己的几套房产分别出租,回到了南京。

    婚姻的创伤在双方心里都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分手时双方都表示“离婚了就不要来找我。”离婚后几年,双方都没有联系。

    过户受挫

    斗转星移,几年来,房先生一直没有购置新的房产。2006年底,股市异常火爆,房先生动了抵押房产炒股的念头。但由于房产属于两人共同所有,房先生单方不能将房产进行抵押贷款。于是,房先生决定彻底摆脱婚姻的阴影,带上离婚协议书等资料,到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办理房产过户手续。

    办证大厅的工作人员小李接过房地产证,见房地产证上登记该房产是两人共同所有,就问房先生,另外一个房产所有人是否到场。房先生出示了离婚协议书,出示了前妻已经放弃了该房产的所有权的书面文字。

    小李解释了有关政策,按照要求,房产所有人必须到场共同申请,若女方不能到场,需提交经公证机关公证的委托房先生办理产权过户的委托书。

    听完小李的解释,房先生无奈的叹口气,说:“看来摆脱婚姻的阴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现在流行的‘离婚了就不要来找我’的潇洒,看来还有折腾几个来回了。”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