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三十八

奔波之苦

  “房地产证,让我等得好心痛!” 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的办证大厅, “摩肩接踵”再次出现。来自罗湖区的房先生正手抱一叠厚厚的资料,面色凝重,他告诉记者,为办房产证,他已到这里不下10次。“要是没有弄丢那个拆迁补偿协议书该有多好呀!”

  让房先生懊恼不已的是因为没有关键的拆迁补偿协议书,自己一套拆迁补偿安置房不能办理房地产证。房先生自责的同时也埋怨起房屋的开发商:“本该是开发商的事情,现在由我来跑,我的腿都跑细了,证还是办不下来。”

  拆迁安置

  房先生的遭遇要追溯到1992年。“老深圳”房先生在罗湖有一套自己的老屋,这老屋还是父辈留给自己的遗产,虽然日渐破旧,但里面有自己割舍不断的情愫。

  特区大开发把深圳许多田地和老屋都变成了高楼和大道,按照政府规划,房先生的老屋被列为拆迁范围,受影响的还有其他12户居民。

  经过拆迁安置工作人员漫长的动员和说服工作,房先生和其他12户居民终于离开了让他们恋恋不舍的老屋,与开发单位签订了《拆迁房屋产权补偿协议书》,约定了拆迁安置事宜。房屋建成并规划验收合格后,房先生和其他12户居民根据协议获得了同等面积的一套新居。

  承诺失信

  一拿到新房的钥匙,房先生就催开发单位,希望能尽快协助办理房产证,“当时他们推辞说,这段时间忙着办房改房的房产证,办我们的证件要延缓一段时间。”

  这种说法持续了两年时间后,开发商法人代表的委托代理人李某又信誓旦旦地承诺:请你们给我时间,3个月内我一定为你们办妥。但是,这一次次的“三个月”,房先生一直等了8年时间。

  2000年,房先生又一次到该公司,他被告知:李某只是该公司的挂靠人员,“他现在走了,带走了拆迁协议的第一手资料,我们根本没办法帮你办房产证。”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于经营不善,开发商破产,房先生和12户居民办理安置房产权证的道路更加坎坷。

  “多年奔波费尽心力不说,产权无法办理,万一房子被人抵押、转卖了都不知道,天天提心吊胆,这日子何时是个头?”房先生等人忧心忡忡。

  遗失协议

  漫长的办证征途,房先生已经成为了半个“办证专家”,让房先生懊恼不已的是,由于自己的疏忽,与开发单位签订了《拆迁房屋产权补偿协议书》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不慎丢失,而这个却是自己能够办理房地产证的最后希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房先生想另外买一套环境更好的大户型,自己现在居住的这个房子虽然房价涨了,但由于不能办理房地产证,所以不能在市场上转让,因而自己新的置业计划也不能如期实现。

  翻阅资料、咨询专家,房先生已经知道,自己必须在开发企业依法办理房屋初始登记并领取房地产权属证明书后,购房业主、回迁户才能办理房地产证。而《拆迁房屋产权补偿协议书》是申请产权登记的一个重要资料。上述两个条件,房先生都不具备,让房先生至今无法领到那个自己向往已久的“红本”。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