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四十

一厢情愿

  房先生原来在四川某县一家工厂工作,但工厂效益不好,经常拖欠工资,看到村里不少人到深圳打工,回家都穿得很光鲜,他也有点心动。1989年,在朋友的鼓励下,他来到深圳,开始在莲塘一个食品加工厂做设备维修,老婆也当了钟点工,每个月收入还不错。

  1990年,房先生觉得深圳发展机会比较多,于是让两个儿子都到深圳来发展。大儿子在一家服装厂当了司机,负责广州流花市场档口的送货。小儿子却一时没有找到工作,只能每天打零工。1995年,房先生在朋友老王的帮忙下开了一家小五金店。

  首次置业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和奋斗,房先生的事业蒸蒸日上,自己的小生意越做越好,并且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意在莲塘发展受限,决定把生意做到人流旺盛的东门。2001年,房先生开始首次置业,在东门买了一个不到80平方米的临街店铺,业主的名字当然写的是自己和老伴。

  从来没有投资房地产的房先生,现在开始尝到了投资的甜头。刚刚买下这个店铺,就赶上了深圳房价上涨的势头。因为是临街,店铺在市场上的报价日渐上涨,不断有中介公司来询问房先生,是否出售店铺。

  房先生本来买下这个店铺是用来经营生意的,任由中介磨破嘴皮,他仍坚持不卖,不过,房先生心里还是乐滋滋的,暗自庆幸自己的独到眼光。

  喜中生忧

  2002年3月9日,是房先生60岁生日,他心想,儿媳妇的厨艺都不行,于是和老伴商量着,到一家川菜酒楼订了个包房。当天晚上,房先生本来以为一家三代可以好好聚一餐,共享天伦之乐,没想到却不欢而散。

  寿席正欢时,大家都谈到房先生的店铺,都称赞房先生有眼光,不但生意做得好,而且房产也升了值。

  说到这里,大儿媳妇嘴里开始埋怨自己的丈夫了:真没用,干了那么多年还是个穷司机,连半个老子都不如!这话被老伴听见了,她本来对儿媳妇就心有不满,听她这么一说,忍不住发火了。双方开始大吵起来。房先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日居然会变成一场战争,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欲施援手

  2004年对房先生来说是一辈子最黑暗的一年,7月份大儿子一次到广州送货的路上出了车祸,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最终却没有保住双腿,儿媳妇不堪忍受长期服侍一个双腿截肢的残疾人,竟然偷偷搬出去住,几个月都没有音信。大儿子的衣食住行都要房先生夫妇照顾。

  小儿子的问题也让房先生心痛不已,四十来岁的人整天游手好闲,跟一些混混长期混在一起,不务正业,到深圳十几年,不知道换了多少工作,每次都做不了几个月就被辞退了。

  房先生害怕两个儿子下半生的生活来源没有着落,心里万般无奈,找到老王帮他出主意,老王建议他把店铺分个两个儿子,但房先生手中只有一本房地产证,于是房先生来到房地产权登记中心要求将该店铺进行分割,想给两个儿子单独办证。

  登记中心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对房先生说,因为这套店铺并没有规划部门同意分割的文件和测绘部门出具的测绘报告及分栋、分户汇总表,所以仅凭房先生的“一厢情愿”,是不能办理房产分割办证手续的。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