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五十二

风波再起

  为了把父母接到深圳来住,房先生操心了大半年,操心的不是父母的问题,而是买房的问题。绕过了中介公司,房先生跟朋友小张直接买房,却怎料这个小张收了钱,人没了。房先生四处寻找小张的下落,还好,半年之后,那个小张出现了。准备好了办文资料,房先生满心欢喜去过户,却怎料“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卖主现身

  房先生在茶桌上与朋友小张敲定互相买卖房产,钱已先行支付,却在约定过户的当天,寻不到了小张的下落。其实房先生的这个朋友小张也并非故意卷款逃跑,只是由于小张的父亲突发心脏病逝世,在那之后,小张的家里就乱得不可开交。先是赶回老家为父亲办丧事,谁知在丧事过后,小张的三兄弟却因遗产的分配问题闹上了法庭,因此小张一直没有心思来处理与房先生的房产过户问题。

  小张知道房先生已先行把全部房款都打到他的账户里了,很是过意不去,但是因为自家的家庭争端,一直在老家打官司,实在脱不开身,小张只好先托人转交给房先生一张收取房款的收据。

  仅凭收据办不了过户,房先生又找不到小张,只好无奈地等待小张的下落。

  大半年过去了,一天上午,小张终于回到深圳,夹着五万块钱来找房先生。“实在抱歉,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这五万块钱算是你的房款存在我这半年的利息。再说了,这半年来,房价也降了不少,一点补偿,你一定不要嫌少啊!”听小张这么一说,本来火冒三丈的房先生也不好意思发火了,只是叫小张赶紧准备好过户的资料,怕小张再一去无踪影,房先生拉着小张当天下午就去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办理过户手续。

  遭遇盗贼

  房先生这回可一步都没离开小张,先是跟着小张到家里拿好了房地产证等过户资料,然后请小张去一家湘菜馆吃了顿便饭,饭后两人就直奔房地产权登记中心。

  这段时间房地产权登记中心排队办文的人并不是很多,很快就排上了号。房先生对小张说:“也许是房价下跌的缘故吧,但是我得尽快把父母接到深圳来住,就算房价继续跌,我也得买啊,用于自住,只要符合心理价位就行。”小张点头称是。

  过户手续办理得很顺利,房先生收起收文回执,与小张一同坐上公共汽车,准备去华侨城找他们共同的朋友黄先生再一同去喝茶,一是庆祝房先生与小张的房产买卖终于完成;二是庆祝小张顺利处理好家庭的遗产纠纷官司而又回到深圳。一路上,小张不停地跟房先生讲述他这半年来的繁琐官司历程,这家庭里的遗产纠纷还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房先生听得入神。

  公共汽车在竹子林站刚刚停下,房先生忽觉有四五个人在挤他,突然有人从他手里一把拽走了公文包,四五个人一起跑下了车。房先生大喊“抢劫”,一边跑下车,只见那四五个盗贼已分散跑开。尾随下车的小张问房先生:“包里有什么?”房先生气喘吁吁地对小张说:“手机,还有厂里的产品资料,倒是不重要,哎呀,糟了,收文回执在包里呢!”房先生下意识摸了摸上衣口袋,舒了口气,“还好,身份证和钱夹都在衣兜里。”

  顺利领证

  房先生对小张说:“公文包里其它东西倒是都无关紧要,唯一的就是收文回执丢了,还能不能领到房产证啊?”小张建议房先生立刻再回到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去问问,说明情况。于是两人一起赶回到房地产权登记中心。他们找到了刚才给他们办手续的那位工作人员。那位工作人员说,收文回执遗失了,可以凭身份证领取,再签个遗失收文回执具结书就可以了,小偷单凭回执,没有身份证,也领不到房产证的。

  房先生这下松了口气,现在要解决的,就是把被抢走的手机的卡停了。折腾了一下午,与朋友黄先生约好的茶会也没心情再去了。房先生空着手回到家中,干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打了几个电话告诉他的塑料制品厂里的助手们,他的手机号码暂时不能用了。然后就悻悻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等着妻子下班回来煮饭。

  好不容易等到领取房地产证那天,房先生带上身份证,在房地产权登记中心签了遗失收文回执具结书,很顺利地领到了房地产证。

  房先生掏出妻子送给他的新手机,给朋友小张和黄先生打电话,约他们一同去喝茶。走到马路边,房先生迟疑了一下,向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他决定今天先不坐公共汽车。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