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五十七

弄假成真

  “结婚与否”是福利分房的一个重要加分项,在福利分房即将取消的最后过渡期里,为赶上“最后一班车”拿到福利房,有人改户口迁出父母家,有人“走后门”改大年龄,假结婚、先结婚后恋爱的更是大有人在,为的就是以低廉的价格买到福利房。

  在办理结婚登记最高峰的年末年初,结婚登记人数甚至超出了以往同期最高峰的一倍,房先生和陈小姐就是其中的一对。“先结婚,后恋爱,最要紧的是房子。”这是同房先生同样的很多登记者的感叹。

  赶末班车

  房先生来深圳八年了,一直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同事和朋友们为他介绍了好几次对象,都无果而终,要么是女方看不上他,要么是他看不上女方,要么是双方都互相看不上。到最后连朋友们都放弃为他介绍对象了,但还是时不时地在他耳边提起他的痛处,劝他降低要求,不要太挑剔了。他却总是很坦然地说:“是缘分未到。”

  也因为房先生的单身,这些年单位分福利房,房先生一直都没能排上队。他一直住在出租屋里,每个月两千元的租金,这些年也没攒下多少钱。眼看着福利分房就要取消了,房先生开始有些着急,如果算上结婚的加分,房先生的排名会很靠前,而且能够分上好房。如果错过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车,实行货币分房的话,在如今的房价看来,很难支付得起。

  房先生决定赶紧找一个合适的人选结婚,但是他又不想随便找一个并不熟悉背景、不了解的人,因为房先生心里盘算着要找的能够跟他假结婚的人。

  最佳人选

  房先生心里想的是,找一个可靠的人,先假结婚,搞到房子,待房子卖了赚了钱,两人再行分摊。他想来想去,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和他一同来深圳工作的好朋友陈小姐。房先生和她是老乡,两人同一年大学毕业来到深圳,可以说,陈小姐是房先生的“红颜知己”,两人在深圳一直相互关心照应,陈小姐有什么困难,房先生都是第一个帮忙。陈小姐也至今未婚,虽然谈了几次恋爱,但都以失败告终。

  房先生认为陈小姐应该是他假结婚的最佳人选了,陈小姐家境不好,在深赚钱补贴家用,买房对她来说更是遥不可及的事。房先生约了陈小姐吃饭,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两人虽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却从未提及感情问题。听了房先生的计划,陈小姐先是很吃惊,接着很犹豫,她不知如何来回答房先生的要求。

  虽然是假结婚,但是毕竟还是要领结婚证,然后再离婚,这种经历是否会对自己以后的婚姻带来影响,陈小姐对这点很有顾虑。但是经过几天的考虑,陈小姐还是答应了。一是这样一来,她也可以得到一笔钱;二是她觉得房先生人不错,应该不会欺骗她。

  买卖不成

  房先生和陈小姐领了结婚证之后,房先生顺利地分到了单位房改福利房,面积100多平米的三室一厅,得到这间房子,只需要35万元的房款。还没有拿到房屋所有权证时,两人就找到了买家,并签了买卖协议,以56万的价格卖给别人,等房地产证办下来,再正式过户给买家。一个假结婚证,就能让两人赚21万,两个人都很高兴。

  然而在正式办理房地产证的时候,房先生遇到了新的问题。这间房屋的面积与登记部门所存的分栋分户汇总表不一致,办不了房地产证。房先生经打听得知,需要提交由申请人和房改单位签订的补充协议书才能办理。房先生去单位查明情况,因房屋所有权证上确定的建筑面积大于当初单位售予他时确定的建筑面积,所以单位要求房先生交纳超出面积的房款,然后提供两者签订的补充协议书。超出面积的房款需要2万多元,而房先生和陈小姐已经以56万的价格签了卖给别人的协议,这样一来,等于他们要少赚2万多元。

  两人仔细商量了一番,决定毁约不卖这套房了,将订金全部退还给买家,并赔给买家1万元毁约费。他们决定在等些时日再卖这套房,还能再提高房价。

  经过这段时日,房先生和陈小姐交流更多了,感情也愈加深厚,假戏真做,最终没有离婚,也没有卖掉这套房,而是将这套房装修成了两人的新房。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