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五十九

兄弟反目

  作为房家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房先生从小在家中就是最受宠爱的,房先生的两个兄长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做生意,给家里寄钱,供房先生读书,房先生也一直呆在本地,与父母住在一起。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在本地一所小学当代课教师,收入不多,但也足够家用,一家人一直平静地生活。然而父母的相继去世,却在房家掀起了一场房产继承风波。

  父母去世

  房先生从小没有离开过父母身边,师范学校毕业后,房先生本想继续考读大专,但当时父母都已上了年纪,体弱多病,需要有人在家照顾,而两个兄长在外工作,两个姐姐也都嫁到外地,于是房先生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在当地的一所小学当了代课教师,这样就可以与父母同住,照顾老人。再则由于收入有限,房先生一直没有购买新居,没有搬出父母家。由于兄弟姐妹常年在外,赡养老人的任务自然落到了房先生一人的肩上。十几年来,房先生对父母悉心照料,大部分工资都花在了给父母看病上,两个哥哥也经常寄钱回来补贴家用。

  这年年末,天气特别冷,腊月快末了,房先生的父亲在一个夜晚安然去世,而房先生的母亲经受不住丈夫去世的打击,没过几天,也因为心脏病不治身亡。

  父母的去世反倒让多年没有相聚的兄弟姐妹齐齐聚到一起,在处理完父母的丧事之后,房先生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各自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并没有提及继承遗产的问题。

  兄弟纷争

  过了春节,房先生分别给四个哥哥姐姐打了电话,在电话里,他说,父母一直生活清苦,也没留下什么遗产,只有老家的这一小套房子,更没有留下什么遗书,父母去世,他需要把这套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了,他自己经济状况也不宽裕,而且也就他一人一直住在此地,房先生在电话中暗示,这套房产就由他一人继承了。

  不料两个哥哥都不同意,表示就算过户到房先生一人名下,也要分给两个哥哥部分资产。而两个姐姐也是支支吾吾不明确表态。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得到同意,而且五个兄弟姐妹对于如何处理这套房产也没有一致的意见,两个哥哥要求三个兄弟平分,而两个姐姐也不松口,也称有权分得部分资产,而房先生则认为绝大部分资产应该是他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房先生草拟了一份分房产的意见书,发给哥哥姐姐。既然大家都不同意由他一人继承这套房产,房先生提出的意见是,这套房产还是过户到他名下,然后房先生按目前该房产房价的10%各付给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这总共40%的房款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负担,他算了算,就靠他的工资,付清这笔钱也要十年的时间,于是他在意见书上也写上了十年付清。他自己觉得这意见书还是充分考虑了哥哥姐姐的利益,比较公平的一种办法。但是哥哥姐姐看了之后却还是都不满意。

  隐瞒公证

  两个月过去,兄弟姐妹们仍然扯来扯去扯不清,房先生不想再拖下去,只好去公证处办理这套房产由自己继承的公证书。公证书办得很顺利,办理过程中,房先生对兄弟姐妹要求分房子的事只字未提。有了继承公证书,房先生心想,反正哥哥姐姐在分房的事上总是不能达成一致,也不能总这样拖下去,再说他们也都常年不回家,父母这一去世,他们一定更是抽不出时间回家看看了,先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以后有什么事再商量。

  没想到,房先生在房地产登记中心遇到了麻烦,工作人员发现,房先生所提供的公证书中并没有其兄弟姐妹放弃继承的说明,于是作了退文处理。房先生很是沮丧,不仅白白花了公证费,房地产证还是没有拿到。

  房先生一时没了主意,他只好回到家给哥哥姐姐去信,劝他们尽快拿出方案,找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继承方式。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