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七十一

迟到大王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了,房先生才刚刚坐上出租车,其实他心里着急得很,但是行动上却快不起来。明明是提前两个小时就开始收拾了,可怎么就是出不了门。先是拿出一件衣服放在箱子里,转了一圈,想想,又把这件衣服放回衣柜,拿出另一件衣服放在箱子里,接着觉得这件衣服不合适,再换一件。房先生坐在出租车里,一边翻着手提包,确认重要物件都已带齐,一边纳闷自己蜗牛般的出门速度。“恐怕赶不上飞机了,真是糟糕。”房先生恨自己总是在时间上把自己搞到火烧眉毛的境地,作为一名法院的工作人员,这种状态总是让他陷入尴尬的局面。

  大号行李箱

  这是房先生参加工作之后第一次出差,他所在的法院派他到深圳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办理一项查封手续。只需要在深圳住两晚,他就带了5件衣服、5条裤子,拖着最大号的行李箱。

  出发前,舍友小李端了杯水倚在门边,看着房先生拖出装了5套衣服之后仍然很空的大行李箱,很是纳闷,“要不要借你一个小点的旅行箱?”

  房先生答道:“我有。”

  小李皱了皱眉头问:“那为什么还带这么大的箱子?”

  房先生想了想,说:“旅行者总该为当地经济做点贡献吧!”

  小李正喝着水,差点没喷出来,“看不出来你会是个购物狂啊?”

  房先生说:“我只是凡事都做好充足的准备而已。”

  小李看了看表,斜着眼睛,撇着嘴说:“准备是充足了,你的飞机恐怕是赶不上了。”

  与房先生同住一个宿舍半年以来,小李已经很了解房先生的作风了,“你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迟到?你要是哪天不迟到,我倒要看看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

  习惯性迟到

  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房先生上班、开会,多多少少总会迟到,“迟到大王”的封号在单位早就人尽皆知。钱也罚了,检讨书也写了不知多少封,内部小处分也是家常便饭,可是房先生还是改不了迟到的习惯,他还乐呵呵地将之定义为“习惯性迟到”。

  顾名思义,“习惯性迟到”决非故意为之。房先生偶然在一本杂志里看到一篇文章中某专家分析经常迟到者的心理原因,“习惯性迟到”有多种原因,房先生仔细研究了一下那篇文章,把自己归类为受强迫症影响而经常迟到的人群。终于为自己的“习惯性迟到”找到了一个理由,房先生在心里乐了一阵。

  的确,每次出门,房先生都是尽量提前准备,可是每每小李都准备好了,他还是有事没做,要么是还没穿袜子,要么是忘了刮胡子,要么是鞋太脏了没来得及擦。小李本来应该与他一起上班的,但从来都是等不及,自己先走了。

  小李一走,房先生就更慢了,明明已经检查过一遍水电煤气开关,水龙头、电灯电扇都关了,开了门要出去时,他还不放心,又回屋里检查一遍,甚至下了楼梯出了院子,有时还在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关好了水龙头。如果已经对水电煤气检查了好几遍,那么就会在下楼后怀疑自己没有锁门,接着一定要重新上楼确认门已经锁好。这样一来二去,迟到也就是自然且必然的事了。

  小李曾经给房先生出了个主意,在出门前拿相机把所有水龙头和水电开关都拍下来,这样出门后就不会总是怀疑自己没有关闸门了,一旦不放心,就拿出照片来看一下。当小李把这个主意说给房先生时,房先生装出一付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个主意真不错啊!可是我要花很多时间拍这些照片,不是更要迟到了。”

  迟到的查封

  这天,房先生拖着大号行李箱坐上出租车时,离飞机起飞只有一个小时了,房先生赶到机场时,已经过了登机时间。改签另一个航班,到深圳已经是傍晚,只能第二天再去房地产登记中心办事。

  第二天上午,房先生没起床,他想,好不容易出趟差,不用上班签到,何必那么早起来,下午去办事也不迟。

  下午3点,房先生才慢悠悠地找到深圳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准备办理被执行人房产的查封。但当他找到办事人员后才得知,他要办理的这项查封刚刚在半小时前被另外一家外地法院的工作人员来办理了查封手续。

  房先生着急了,他刚到法院工作不久,也不知道这该怎么办,工作人员只是告诉他,可以协助他所在的法院进行轮候查封登记。房先生担心的是,他回去该如何向领导交差,恐怕下次领导再也不会给他机会到外地出差了。

  专家点评:两个以上人民法院对同一宗土地使用权、房屋进行查封的,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为首先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的人民法院办理查封登记手续后,对后来办理查封登记的人民法院作轮候查封登记,并书面告知该房地产已被其他人民法院查封的事实及查封的有关情况。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