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信息订阅 | 繁体 | 简体
当前位置: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七十二

自毁前途

  房先生从事演出商这一行当已经有十几年了,他在北京从做各类小型演出起家,之后凭借其广泛的业务网络,他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湖南、湖北、广西、四川、甘肃、广东等地都张罗过大型演出。他的文化公司也从一个注册仅几十万的小公司而成为有注资1000万的大公司,在北京一商业中心地带一栋有名的写字楼里租了很大面积的办公室,手下有十几名员工。虽然钱是赚到了,但是房先生在业内的名声却不大好,因为他曾经“忽悠”了好几个合作伙伴,最终被其中一家公司告上了法庭。

  艰难起家

  最初,房先生可以说只是一个“票贩子”。“票贩子”是房先生常用来自嘲的一个称呼,其实他经常购买各项演出的团体票,然后通过自己的人际网络去推销这些票,从中赚取差价。房先生所谓的“办公室”就设在自己家,但是因为房先生家里广泛的人际网络,他在推票方面做得很成功。几年下来,在业内积累了一些经验,房先生开始自己做起演出业务。

  其实承接演出是一项奉献很大的业务,房先生所承接的第一个演出是上海某个话剧团的小型话剧。房先生通过朋友介绍辗转找到了这家话剧团,把他们最新排练的一个话剧接到北京去演出。因为这个话剧的演出成本比较低,所以房先生决定从此开始小试一把。从联系有关部门报批,联系演出场地,联系票务网络,再到联系宣传广告,都是他一个人操作。演出办成了,本来都没有被业内看好的这个话剧居然没有赔钱,还让房先生小小赚了一笔。

  之后房先生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开始放开胆子做起演出商。从小型话剧开始,到没有什么大明星的晚会,再到演唱会,房先生在做演出的过程中也扩大了他的联系网络,开始慢慢结识更多其他省市的演出商、经纪公司和业内人士。在武汉、南昌等地相继与当地的演出商合办了一些小型晚会。

  启动骗局

  赚了钱之后,房先生开始四处购置房产,几年前,他听朋友介绍,深圳的房市潜力很大,当时福田区还是“人烟稀少”,他在福田区几处著名的楼盘购买了十几套房产,这些楼盘后来都被称为是深圳90年代十大豪宅。

  在四处购买房产的同时,房先生的演出业务也不仅仅局限于北京了,他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但其中一大半的演出都是连蒙带骗,最后也总是卷了钱,逃之夭夭,那些演出的合作者大多是哑巴吃黄连,从没有人真正较劲去告过他。房先生的一位从小在一起长大的老朋友指责他不能这么干,房先生还说:“现在这个圈里哪个不是演出商骗演出商,明星骗演出商,就是演出商骗明星,这样骗来骗去的呀。”这位朋友一再叮嘱他踏踏实实做业务,不要为了钱什么昧良心的事都干。

  去年,房先生与广东的一家演出商合伙,在深圳和广州举办一个群星演唱会,由广东的这家演出商操办场地、票务等事宜,房先生这边主要是负责联系明星,策划整台演出。合同已经全部签署妥当,因为房先生答应的演唱会表演者有很多都是大牌明星,票也卖得很快,广东这家演出商非常兴奋,只等演出那天的到来。

  演出那天晚上,体育场内观众爆满,大家都期待着广告中所说的大明星的出现,但是演唱者一个接一个地出来,要么就是谁都不认识的,要么就是没什么名气的小歌星,原来号称的大明星们一个都没有来。

  获罪入狱

  广东这家演出商也心急火燎,但是怎么就是找不到房先生。其实在几天之前开始装台和走台时,他们就开始找房先生了,但是直到演出开始都没有找到。因为票早已卖出去了,也不可能取消演出,所以之前名单中的所谓“三流”歌手都请到了,演出也只能这么将就着举行下去。

  演出之后,歌迷们找演出商抗议,让演出商赔偿门票费。广东的这家演出商只好将房先生告上了法庭,称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房先生自称能够邀请到众多明星,拿了广东这家演出商所预付的明星出场费之后就没了踪影,明星也没有来,这钱也没有来,反而让广东这家演出商赔了老本。

  房先生因为涉嫌诈骗在北京的住所门口被警方抓获拘留,因为涉及巨额赔偿,不仅是公司被查封了,他名下的所有房产全部被查封,包括他在深圳购买的十几处房产。后来房先生那位从小一起长大的老朋友拿出了一大笔钱帮房先生解围,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房先生这项官司的赔偿部分已经了结,但却避免不了诈骗的刑事惩罚,不久后,房先生获缓刑出狱。

  出狱后,房先生带着法院关于他所拥有的房产的解封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来到深圳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办理解封手续,但当他来到房地产权登记中心才得知,法院还没有出具委托送达函。房先生需要有法院发出的委托送达函,才可以办理解封手续。

  事情都办妥之后,房先生把所有的房子都卖了,还了老朋友的钱,又重新做起了小生意。


 
 
 
查 看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