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甲物业管理公司诉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预查封纠纷案
来源: 日期: 2015-10-06
【字号 】 【内容纠错

  【主要问题】登记机关基于协助执行的需要而进行的查封登记行为是否可诉?

  【裁判要旨】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但如果当事人认为行政机关在协助执行时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其损害,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基本案情】

  2006年11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一中院)向被告深圳市规土委送达(2001)一中执字第1410-1号《民事裁定书》及(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协助执行通知书》,预查封了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福华路×号×大厦项目的所有房产至2008年11月13日止。2007年12月28日,广东省茂名市茂港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茂港法院)向被告送达(2008)茂港法指执字第117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轮候预查封上述项目所有房产。2008年11月11日,北京一中院向被告送达了(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将该案件续封到第1410号案件上,预查封上述房产的时间至2009年11月30日,其中(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载明:“原查封案号为(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被告遂根据上述法律文书办理了×大厦项目所有房产的续封登记。

  原告甲物业管理公司,为×大厦项目所有房产轮候查封的申请人,即茂港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的利害关系人。其认为,被告明知北京一中院送达(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案件与2006年查封的第1410号案件为不同的案件,案号为不同的案号,并且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时间在茂港法院之后,却又仅凭其协助执行通知书上注明了“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就为该院办理了续封登记手续,而预查封的顺序竟排在茂港法院之前。被告的上述做法违反了《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3、19、20条的规定。所以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撤销协助北京一中院(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案件办理的预查封×大厦项目所有房产的续封登记行为,并将茂港法院(2008)茂港法指执字第117号案件的第一位轮候预查封转为第一位的预查封。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福田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作为×大厦项目所有房产轮候查封行为的利害关系人,有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是本案的适格原告。被告根据(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系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且被告在协助执行时并没有扩大范围,亦没有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因此,一审法院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一审原告不服一审裁定,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被诉续封登记行为属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审驳回上诉人的起诉正确。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在协助执行时扩大范围且违法采取措施,但(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中已明确载明“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被上诉人遂据此作出续封登记,因此上诉人该项主张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被告根据《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即协助执行的性质问题;二是被告对涉案房产所作的续封登记是否合法,即轮候查封的顺位问题。

  1、被告根据《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根据(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系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且被告在协助执行时并没有扩大范围,亦没有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所以被告根据《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二审法院认为,被诉续封登记行为属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审驳回上诉人的起诉正确。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在协助执行时扩大范围且违法采取措施,但(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中已明确载明“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被上诉人遂据此作出续封登记,因此这个行为不可诉。

  2、被告对涉案房产所作的续封登记是否合法?

  原告认为,被告明知北京一中院送达(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案件与2006年查封的第1410号案件为不同的案件,案号为不同的案号,并且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时间在茂港法院之后,却又仅凭其协助执行通知书上注明了“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就为该院办理了续封登记手续,而预查封的顺序竟排在茂港法院之前。被告的上述做法违反了《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3、19、20条的规定。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根据(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系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且被告在协助执行时并没有扩大范围,亦没有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

  二审法院认为,被诉续封登记行为属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在协助执行时扩大范围且违法采取措施,但(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中已明确载明“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被上诉人遂据此作出续封登记,因此上诉人该项主张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评析】

  1、关于被告根据《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的续封登记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问题。

  判定被告所作出的续封登记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关键在于确定行政机关协助执行的性质。协助执行通知书是指人民法院根据案情的需要,在执行过程中通知有关单位或者公民完成人民法院指定的协助事项的一类法律文书的总称。在实践中,法院的具有执行力的生效判决、裁定确定了不动产物权的变更、转移、消灭、查封等变动,这种变动仍需要通过不动产登记机关变更登记、转移登记、注销登记、查封登记来实现物权变动公示,这种情形被称之为“协助执行”。法院需要其他单位或公民协助执行时,应制作《协助执行通知书》,连同裁定书副本一并送达有关单位或个人,一经送达,立即发生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时,需要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的,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应当按照人民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办理协助执行事项。人民法院因执行需要,向房地产登记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房地产登记机关对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不具有审查权。启动程序在于人民法院,执行事项和内容在于人民法院。协助执行机关没有独立的意志,认为执行错误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异议,但异议期间不停止办理,所以协助执行机关无力对抗人民法院的执行要求。因此,房地产登记机关协助人民法院执行行为属于司法行为的延伸。据此,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4]6号《关于行政机关根据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政行为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批复》规定,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但如果当事人认为行政机关在协助执行时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综上,本案是否属于行政诉讼关键在于判定被告在协助执行过程中是否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扩大范围”主要指对《协助执行通知书》中规定的执行时间、执行对象及执行方式的扩大。本案中,被告在协助执行时是严格依据明确载明“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的(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的要求履行的协助义务,其并没有扩大范围,亦没有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所以本案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一审原告的上诉,维持原裁定是正确的。

  2、关于被告对涉案房产所作的续封登记是否合法问题。

  本案所涉的预查封是指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尚未进行权属登记、但将来可能会进行登记的房产进行的一种预先的限制性登记;轮候查封就是对其他人民法院已经查封的财产,执行法院依次按时间先后在登记机关进行登记,或者在该其他人民法院进行记载,排队等候,查封依法解除后,在先的轮候查封自动转化为正式查封的制度;而续行查封简称续封,是指人民法院考虑到个案的特殊情况,比如考虑到执行案件的复杂性和执行标的物变价过程可能较长等因素,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在原查封期限届满前,依权利人申请或者主动重新做出限制债务人在一定期限内处分其财产的强制措施。续封应由同一法院对同一案件涉及的同一标的提出。而轮候查封则可由同一法院针对不同案件涉及的同一财产提出,或不同法院针对不同案件涉及的同一财产提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条规定房地产登记机关有义务协助办理需协助执行事项。但《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3条规定,对人民法院查封或者预查封的土地使用权、房屋,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应当及时办理查封或者预查封登记。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在协助人民法院执行土地使用权、房屋时,不对生效法律文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进行实体审查。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认为人民法院查封、预查封或者处理的土地、房屋权属错误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审查建议,但不应当停止办理协助执行事项。因此,房地产登记机关对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不具有审查权,无力对抗人民法院的执行要求。

  本案中,被告根据北京一中院发出的已明确载明“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的(2008)一中执字第59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了被诉续封登记行为。虽然原告主张两个通知书所涉及的案件案号不同,不应进行续封,而应排在茂港法院之后进行轮候查封。但由于北京一中院已经明确载明该查封案号是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所以被告只能按照要求对涉案房产进行续封登记以便履行其法定的协助义务,而无权审查该查封案号是否真是原查封案号(2001)一中执字第1410号,即使其认为人民法院续行查封错误,也只能向人民法院提出审查建议,不应当停止办理协助执行事项。另本案被告所为之被诉续封登记行为完全是依照有关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进行的,不存在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的情形。因此,被告对涉案房产所作的续封登记并无不妥。

  【工作建议】

  1、房地产登记机关应积极配合人民法院的工作,按照人民法院向其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的要求完成需协助执行事项,而且在协助执行时不能扩大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损害。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1条规定,当人民法院向房地产登记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房地产登记机关协助人民法院的工作,如通过房地产登记机关变更登记、转移登记、注销登记、查封登记来实现物权变动公示,房地产登记机关有义务办理需协助的事项,也就是说,按照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协助行为,是房地产登记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是其的法定职责。具有协助执行义务的房地产登记机关不履行或怠于履行职责将会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如当事人认为房地产登记机关在协助执行时拒绝协助、扩大协助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其损害,提起行政诉讼的,法院应当受理。而且房地产登记机关对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不具有审查权,认为执行错误的,可以向法院提出异议,但异议期间不停止办理,这在一定程度上免除了房地产登记机关协助执行法院错误决定时的责任。因此,房地产登记机关应按照人民法院向其发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的要求完成需协助事项,不扩大范围,也不违法采取措施,即依法履行其协助执行的法定职责即可。

  2、房地产登记机关若认为人民法院向其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处理的土地、房屋权属等错误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并提交审查建议。

  《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3条指出,房地产登记机关在协助执行时不对生效法律文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进行实体审查,但可以提出审查建议。房地产登记机关作为一个行政机关,不仅要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而且应对社会负责、对广大市民负责,而对存在错误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表达异议,提出审查建议就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基于各种原因,人民法院作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是存在错误风险的,而房地产登记机关对存在错误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提出异议会使人民法院重新审查其决定,并改正其存在的错误。可以说,房地产登记机关的把关能够及时遏制这种错误的蔓延,以期使被执行人的损失降到最低。虽然房地产登记机关在提出异议期间也不应当停止协助执行事项,但仍不能否认其提出审查建议的重大意义。

  在本案当中,被告所收到的续封通知书与第一个预查封通知书案号不同,在存在疑问的情况下,被告应尽量向法院提出异议,避免执行错误。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