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怀念小笔尖的日子
来源: 日期: 2013-06-17
【字号 】 【内容纠错

不知道是因为年纪毫无顾忌的增长引起的怀旧,还是对当前编图质量普遍的下降引发的感慨,脑子里萌生出要写写我们那个年代的事情——用曲线笔、小笔尖制作地图的年代。不瞒您说,当我上网搜索这几个字时,它们竟同艺术、美学、文学创作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这更让我感到那个年代离我们真的越来越远啦,不知道也不理解那个年代的人也越来越多啦,尤其是要写出那个年代点滴精神的心情也越来越强烈啦。

 

记得第一次接触小笔尖是在学校,教我们绘图课的老师给我们每人发了几个小笔尖和小笔杆,但没有让我们直接用,而是教我们怎样用磨石和油石打磨它。好好的笔尖,还没用,就要把它磨下去一节,我很是不理解了一番,问及老师,老师便说:新的笔尖长,绘出的线条容易变线号,打磨后的笔尖既不容易变线号,也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要求磨出能绘出不同线号、划各种符号、写出各种字体的的笔尖。那时我就想,绘图用的工具都是这样精心打造的,绘出的地图又怎么能不精细。当第一枚笔尖在老师的倾力帮助和我的精心打磨下诞生出来的时候,当我蘸上浓浓的墨汁划出第一笔线划的时候,那种成就感就像我已经画完了一幅地图。老师的评价:线条光华实在,粗细均匀,落笔和起笔处方正。我那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特意给这枚小笔尖配了个红色的笔杆。尽管在以后的工作中不知磨过多少枚小笔尖,可这枚笔尖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我不再画图了,也没有丢弃这支笔。在我依然保留的仅有的几件绘图工具中,它依然非常夺目——红色的笔杆,白色的笔头,拧开笔头就能看到那枚已经变成黑褐色发亮的小笔尖。

 

曲线笔也是我们制图工作者再熟悉不过的工具啦,不过它也需要打磨,而且打磨的程序要比小笔尖复杂得多。首先要把崭新的曲线笔的两片笔叶打掉大半截,把好好的单面刀片掰成若干个小片(经长期的工作实践证明,单面刀片的钢质比原曲线笔的钢质好得多),其形状大小和曲线笔笔叶相当,然后将刀片的小碎片焊接到打磨得只剩下小半截的曲线笔笔叶上,最后再像磨小笔尖一样精细地打磨。把笔尖下端磨窄一些的,是绘弯曲小的曲线,笔尖下端磨得宽一些的,是绘弯曲大的曲线。拥有一两支非常上手的曲线笔,那就意味着幸福,意味着你能画出非常漂亮的地图,也意味着你的工天会比别人更容易挣到手。记得当年作东北地区1:5万经济版地形图过渡标编时,每幅图将近半平米见方,用曲线笔画等高线时,能让你有一种挥毫泼墨的意境,这种意境会让你上瘾,也会让你享受。

 

还有更让人称奇的事,医用的针头竟然也可以成为绘图的工具,而且通常是用来画点的。记得最常用的是四号半到六号针头,首先要把不同型号的针尖磨平磨圆,然后打光。用的时候在针头尾部加一点墨汁,墨汁既不能太干,也不能太稀,干了不容易下墨,点出的点子不圆,稀了容易淌墨,从针头出来就是一滩墨。要想点出均匀饱和的点来,使用针头的技巧相当重要,有时为了试笔(针头),试笔纸上的点要比图上的点多得多。如果白天你曾“徜徉”在地图上的沙漠中,到了晚上睡觉,闭上眼睛就是满眼的沙漠点儿,做梦也是跋涉在沙漠中。

 

擦笔布,可能是所有绘图用具里最廉价的了,竟然也有人视如家珍。红红绿绿的各色擦笔布其实也就是服装厂裁下的边角碎料,不过那可是纯棉的,有时还能冒出几块真丝的。即便是这么廉价的东西,也曾经是我们年轻女孩儿的挚爱,当行政主管拿来一堆擦笔布时,她们会毫不芥蒂地“抢走”自己中意颜色的笔布,然后再互相炫耀。记得我们中队有位女孩儿,因为舍不得用她喜欢的擦笔布,就把用过的擦笔布洗了,并凉在绘图桌的桌沿儿上,虽然有碍观瞻,却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回头率居高不下,甚至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毕业生还纷纷效仿。想象当时的情景,还会让我发笑,觉得那时的我们也着实地可爱。

 

当然,现在画图用的都是计算机了,不再用笔也不再用墨了,不再担心划出的居民地是否方正,也不再担心绘出的等高线是否有接头,而且成图周期快得让人目眩。但又很少有人顾及居民地综合得是否正确,水系与等高线的关系是否合理,境界线的交接处是否是以实部或者是点相交……

 

当我津津乐道向年轻人讲述那些往事时,他们听着听着会情不自禁地打起哈欠;当我告诉儿子我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时,得到的回应竟是:妈,你不是要到更年期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啦,电脑都用得眼花缭乱,还提你们那时用的东西,主题陈旧,思维落后。

 

我愕然,这个主题真的陈旧、真的落后了吗?同时我也茫然,竟忍不住拿起电话,想和从前的同学、从前的同事聊聊从前的事情。让我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话竟像洪水一样倾泻出来,我想插一句话都挺困难。虽然说的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但我能听得出,他们说的,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快乐、是曾经有过的一种精神。

时代不同了,精神应该是一样的。虽然时代可以抛弃一切陈旧的东西,却不会抛弃那些清晰的记忆和不变的精神。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