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质遗迹分布与保护现状


2.1 地质遗迹分布现状

2.1.1 自然地质环境

深圳市位于低山、丘陵及海岸(湾)地带。地质构造复杂,东西向、北东向及北西向断裂构造较发育,特别是东部地区的断裂构造甚为发育。北东向的深圳断裂带规模最大,斜跨全市的龙岗、盐田、罗湖、福田和南山区的大部分区域,对深圳市的构造稳定性起控制作用。

深圳市陆域地层岩性由花岗岩、砂岩、页岩、凝灰岩和残积土、粘性土、砂及淤泥类土组成(图2-1)。

深圳地处北回归线以南,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日照时间长。夏无酷暑,时间长达6个月。春秋冬三季气候温暖,无寒冷之忧。年平均气温为22.3℃,最高气温为36.6℃,最低气温为1.4℃,无霜期为355天。年均日照2060个小时,太阳年辐射量5225MJ/m2。每年5至9月为雨季,年平均降雨量为1924.7mm。

2.1.2 地质遗迹分布现状

深圳市地质遗迹景观丰富,参照“中国国家地质公园建设技术要求和工作指南(试行)”中的分类方案,综合深圳地质特征,将深圳地质遗迹景观类型分为6类,18个亚类,48个基本类型。其中分布最广的地质遗迹类型为地质地貌景观,主要包括火山地貌、海岸地貌和花岗岩地貌,其次是水体景观,主要有泉类、瀑布、湖泊等主要景观类型。

点击放大
  图2-1  深圳市区域地质图(引自《深圳市地质环境调查报告》 2007年6月)

按照地质遗迹景观特点及其组合特征,并考虑到各区行政区域的完整性,深圳市主要的地质遗迹景点可区划分为宝安区羊台山地质遗迹景观区、宝安区凤凰山地质遗迹景观区、宝安区阿婆髻地质遗迹景观区、西部岛屿地质遗迹景观区、梧桐山地质遗迹景观区、梅沙尖-鹅公髻地质遗迹景观区、马峦山地质遗迹景观区、笔架山-排牙山地质景观区、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大鹏半岛海岸地质遗迹景区等十个较为集中分布区和龙岗平湖凤凰山、坪山新区鹏茜矿二个国家矿山公园。

2.2 地质遗迹类型

2.2.1 典型地质遗迹剖面

分布于深圳市的典型地质剖面主要包括典型火山岩岩石剖面、断层面、典型沉积相剖面三种基本地质景观类型。

2.2.1.1典型火山岩岩石剖面

深圳市在地质历史时期曾发生过大规模的火山活动,形成了一些典型火山岩岩石剖面,七娘山、笔架山高基坪群火山岩岩相剖面是其中的代表。七娘山、笔架山火山岩相剖面包含了火山爆发的典型产物及结构构造,是进行火山活动科学研究及科普教育的优良场所。
七娘山岩石火山岩石剖面中,可以见到典型的火山活动产物及典型结构、构造。火山活动产物包括:火山集块角砾岩、火山弹集块角砾岩、火山角砾岩等大块碎屑及晶屑凝灰岩、岩屑凝灰岩等小块碎屑,火山柱、火山针、岩株、岩脉等。典型结构构造包括:火山弹、石泡、球粒、气孔和杏仁等结构以及流动构造(图2-1)。

图2-1  火山涡流构造

图2-2  响水坑石泡

笔架山火山岩相剖面包括一套喷溢——喷发的火山岩系,从下往上可见三个韵律:第一韵律层,其特点是由喷溢开始,形成流纹岩和球粒流纹岩,往上变为酸性、中酸性熔结凝灰岩为主的火山碎屑岩;第二韵律层其特征与第一韵律层相似,只是没有中酸性岩浆喷发;第三韵律层主要为火山侵入活动形成的流纹斑岩(照片2-2)。

2.2.1.2断层面

南山断层面是市内断层面的代表。

南山断层面位于大南山南麓,是人工开挖揭露的十分典型的断层构造剖面。

大断层面高15~20m,长约100m,远看像镶嵌在山体斜坡上的一面巨型镜子。断裂面上发育三组配套节理,断层角砾岩、摩棱岩及水平擦痕发育(图2-3)。南山断裂是深圳北东向断裂带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科学考察及研究价值。

 

图2-3  南山大断层面

2.2.1.3典型沉积相剖面

区域内的沉积岩地层出露由于受到多次的岩浆岩侵入和火山喷发的影响,大多出露不完整,典型的沉积相剖面较少。野外调查发现的岩层剖面只有一个白垩纪下统官草湖群的湖泊沉积相粗碎屑岩夹火山岩,位于大鹏镇下沙村委,秤头角附近,厚度约为200m,面积0.5km2,主要为紫红色复成分砾岩。中厚层状,单层10~60cm。层理发育,层面平整,由粗变细的沉积韵律清楚。

2.2.2古生物景观

古生物景观为古生物化石埋藏地。英管岭化石埋藏地发现了丰富的海洋生物化石(图2-4),是进行地球沧海桑田巨变的自然课堂。

2.2.3地质地貌景观

火山地貌、海岸地貌和花岗岩地貌是区内最主要的地质地貌景观,此外还包括砂岩峰林地貌、峡谷地貌、构造地貌等。

2.2.3.1火山地貌

市内火山地貌主要分布于梧桐山景区及七娘山景区。在火山喷发区保存有火山穹庐、火山锥、火山柱(图2-5)、火山口等火山喷发产物及裂隙点式、熔透喷溢等火山喷发类型,这些火山活动遗迹,生动地记录了数千万年前地下深处的岩浆沿着火山通道向上喷发的情景,清晰再现了地球演化历史,是一种高品位的地质遗迹景观资源,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2.2.3.2海岸地貌

深圳市拥有很长的海岸线,发育了大量典型的海蚀、海积地貌景观。海积地貌由进入海岸带的松散物质在波浪推动下移动,在一定条件下堆积形成。主要包括沙滩、沙堤、泻湖、泥滩及珊瑚礁等基本类型。区内具有典型意义的海积地质遗迹点主要分布于大小梅沙、东冲、西冲、内伶仃岛及西部滨海地区(图2-6)。

海蚀地貌由于波浪对岩岸岸坡进行机械性的撞击和冲刷,岩缝中的空气被海浪压缩而对岩石产生巨大的压力,波浪挟带的碎屑物质对岩岸进行研磨,加上海水对岩石的溶蚀作用所形成的地貌景观。市内海蚀地貌基本类型包括岩滩、砾滩、海蚀崖、海蚀平台、海蚀柱、海蚀洞、海蚀窗、海蚀拱桥等。主要分布于内伶仃岛、大鹏半岛周边地区。

图2-4   英管岭化石

图2-5  七娘山火山柱

图2-6  西冲沙滩-沙堤-泻湖

海蚀拱桥等(见图2-7~8),往往出现在同一海蚀地区。海蚀崖怪石嶙峋,风光变幻,海蚀柱形态万千,傲然挺立于碧波万顷的海面上,海蚀洞形态各异,岩层层理清晰,各种海蚀地貌类型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幅绝妙的海岸地质景观图。

图2-7  海蚀拱桥

图2-8  海蚀柱

深圳市海岸线长达257公里,岸线曲折,湾岬相间,交错多变。尤其是大鹏半岛,海积地貌和海蚀地貌相间出现,沙滩与海蚀崖、海蚀平台错列展布,排列有序,变幻万千,令人眼花缭乱,具有极高的旅游观赏价值,也是科学研究及知识普及的良好场所

2.2.3.3花岗岩地貌

花岗岩地貌景观类型主要分布宝安区的羊台山、凤凰山、阿婆髻、朱凹山、小羊台山等地,特区内的梅沙尖、内伶仃岛、梅湾、大勘。

花岗岩球形风化形成了各式各样的微地貌形态,包括石蛋、石锥(石峰)、石柱、石蘑菇、石莲、石蛋峡、石蛋崖、石瀑等多种类型(见图2-9~10)。

图2-9  宝安凤凰山庙鹰石点头

图2-10  宝安凤凰山山顶石蛋群

.2.3.4 砂岩峰林地貌、峡谷地貌

砂岩峰林地貌、峡谷地貌在深圳市内也有部分分布。砂岩峰林地貌主要分布于龙岗区的田头山、排牙山、观音山等地,峰林陡峻,气势不凡(见图2-11)。溪流峡谷地貌在坪山新区马峦山及龙岗区横岗园山等地。

2.2.4水体景观

市内水体景观主要包括泉类、瀑布、湖泊(水库)、河流及地貌景观。其中,地质遗迹价值较高的主要是各种泉类、瀑布及湖泊。

2.2.4.1泉类景观

市代表性的泉类景观有七娘山新大矿泉和玉律温泉。

2.2.4.2瀑布景观

市区内瀑布景观主要分布于七娘山、马峦山、园山、梧桐山的泰山涧。

位于深圳东部的马峦山龙潭瀑布为深圳最大的瀑布群,落差大,水量丰富,溪水清澈见底,山谷两旁植被浓郁,藤蔓横生,野花遍地,是野外郊游的绝佳去处(见图2-12)。

2.2.4.3湖泊(水库)景观

深圳的风景优美的湖泊(水库)主要有赤坳水库、枫木浪水库、径心水库、石岩水库、九龙坑水库、高峰水库、过路山、阿婆髻、铁岗水库、深圳水库及西丽湖水库等11个。

 

 

2.2.5地质灾害遗迹景观

市内地质灾害遗迹主要有杨梅坑大型滑坡和大南山滑坡,其开发利用价值不大。

2.2.6典型矿床及采矿遗迹景观

市内采矿遗迹景观主要是凤凰山国家矿山公园和鹏茜矿国家矿山公园。

凤凰山国家矿山公园主要地质景观是采石场附近的巨大的遗迹矿区,面积30万平方米,周围岩壁高近百米,形成多级阶梯,矿区底部,积水形成一个硕大的人工湖,矿区宏大,蔚为壮观(见图2-13)。

鹏茜国家矿山公园开采出地下40米和地下90米两个水平矿洞30多条,总长7600米,采空区面积8.1万平方米,采空区体积100多万立方米,可静态容纳15万人(见图2-14),其中的喀斯特地貌,对于研究区域地壳的运动历史和地貌的形成具有极高的地学意义。

2.3 地质遗迹保护现状

2.3.1 地质遗迹基础研究

“十一五”期间,由相关单位积极开展地质遗迹调查研究工作,先后开展了特区内地质遗迹调查、宝安区地质遗迹调查、龙岗区地质遗迹调查,并分别出版了《深圳特区地质遗迹调查报告》、《深圳宝安区地质遗迹调查报告》、《深圳龙岗区地质遗迹调查与评价报告》、《深圳市地质遗迹专题研究》等一批专项地质遗迹调查评价报告。基本查明全市地质遗迹景观类型及其分布状况,概括阐明了地质遗迹的形成过程和价值所在,为地质遗迹保护工作指明了需要保护的主要对象和区域。

2.3.2 地质遗迹保护管理框架

地质遗迹保护管理框架基本形成。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土资源部和省国土资源厅提出了地质遗迹保护要求和管理框架,我市地质遗迹保护工作纳入相关职能部门的职责范围,明确了管理者的职责和权力。由市规土委及其管理局引导,市城管局为主的地质遗迹管理体制初步形成,相关的管理办法、技术规范正趋于完善。

2.3.3 地质遗迹保护工作

全市地质遗迹保护工作逐步推进,至今,全市目前已获国土资源部批准的国家地质公园1处(深圳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国家矿山公园2处(龙岗区平湖凤凰山国家矿山公园、坪山新区鹏茜矿国家矿山公园),其中大鹏半岛国家地质公园地质遗迹保护区管理范围51.63平方公里,坪山新区鹏茜国家矿山公园巷道长度8公里,龙岗区平湖凤凰山国家矿山公园2.67平方公里。

2.3.4 地质遗迹保护存在的问题

由于地质遗迹规范化的保护工作起步较晚,政策法规不健全、全社会保护意识单薄,是地质遗迹的保护工作仍存在许多问题:

保护力度急需加强,保护方法有待探索。有部分地质遗迹未受到正式保护,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未被正式保护的地质遗迹正面临工程建设、采矿等人类活动的破坏。而地质遗迹的保护方法有待向立法保护、立碑标示向隔离、整治美化等方向探索。

地质遗迹的科普宣传需进一步挖掘深度、扩大范围,还未建立能全面反映深圳市地质遗迹的地学科普知识系统。地质遗迹及地学知识对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效益未突出。地质公园、矿山公园的科普工作需要加强,宣传范围待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