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场:面向世界,先面对眼前这片海

来源: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  日期: 2017-11-17  【字号: 【内容纠错】

  时隔一周,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编制公众参与主题工作坊第二场在深圳市规划大厦如期举行,主题是“共想2035:海洋让城市更具魅力”。

  近年来,随着“海洋强国”、“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等的提出,海洋这个关键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家发展的蓝图中,深圳无疑又一次站在了潮头。

  新一版“总规”,深圳开始把海域纳入城市总体规划。早在2012年,深圳就在机构改革上有所行动,将海洋主管部门与规划国土部门合并。之前的城市规划,是城海分离的,但未来,深圳会更进一步向海洋发展。

  本次工作坊向所有关注深圳未来发展的市民发出邀请。到场的34名市民代表,分别来自海洋研究、海洋自然保护、气候应对、海洋高科技产业和海上运动等组织和行业。这次工作坊由深圳市海洋局副局长李喻春主持,参与深圳市城市总体规划编制的5家技术团队也来到了现场。

  市民观点集锦:

  胡振宇(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教授):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要考虑怎样跟全球对接,我们不但要着眼于自身,还要提供面向世界的公共产品与服务。中国的几个海洋中心城市中,深圳、香港、上海各有特点,深圳是妙龄少女,上海是资深美女,香港是混血佳丽,我们要找到深圳的特点,把我们妙龄少女的特色发挥出来。

  胡文(深圳晚报 编委):人们对于深圳作为滨海城市的印象,不像厦门、青岛那么强烈。从媒体人的角度来看,深圳在海洋标识乃至于海洋文化方面还有非常大的拓展空间。举个例子,我们以前在命名深港西部通道这样一个交通设施时,忽略了它的海洋概念,西部通道听起来好像是在陆地上走,但深圳湾大桥就把深圳的海洋形象勾勒出来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深中通道,深中通道是走海洋的,但在命名上海洋的味道没有体现出来。海洋文化需要很多细节、名称来发掘和弘扬。

  王勇军(广东内伶仃岛—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研究员):一定要做好保护性开发,过去陆域建设对海洋的重视不够,我们的建设对海洋的负面影响已经很大。我们必须要做海岸线人工修复,保护性开发的意识在规划中要加强。例如,滩涂的生态价值非常高,西部的滩涂,一年往返40多万只候鸟。香港已经加入国际重要湿地《拉姆塞尔公约》,我们也应该加入,海湾两岸都有自然保护区,东半球鸟类迁徙栖息地就有了重要保护。我们现在的规划立足点很高,从长远、战略、综合角度,很多东西都考虑到了,但一定要吸取陆域开发的教训,注意发展与保护的矛盾,我们不仅要考虑自己,还要对子孙后代负责任。

  白小刺(潜爱大鹏公益组织 理事):深圳是国内一线城市中唯一一个有珊瑚礁资源的城市,我们的公益组织就在做珊瑚礁保育工作。如果你们去海底看一看,深圳的海底有点像戈壁滩、荒漠。深圳的珊瑚基本上被尘埃物包围、覆盖,被渔网覆盖,被随意丢下去的垃圾覆盖,死亡率很高,大鹏半岛海岸线真正成片的珊瑚只有杨梅坑和大澳湾,这两个地方是不是应该保护起来。目前人工种植珊瑚礁效果不好,还是要靠大自然的力量让它慢慢回来,其实我们的条件很好,香港那边珊瑚礁繁殖卵每年4、5月份会漂过来,我们只要把房间打扫干净,让它过来安居就行了,但我们这里现在都是沙漠,落下来也会死掉。我们应该给珊瑚提供一个安居的地方,给他们提供“安居房”。

  横松宗治(日本)(深圳市雅克兰德设计首席顾问):我在深圳已经工作二十年了,见证了深圳海岸线的变化,深圳的休闲岸线承担了一些特殊功能,并向公众开放,这一点非常不错,而很多别的城市都更注重海岸的经济效益。滨海大道这条路非常宽,并且非常靠近海岸线,这条路成为南北之间的屏障,我们必须想办法跨越这层屏障。

  吴文媛(深圳雅克兰德设计 总经理):海洋观,其实应该考虑越过海洋跟对面陆地的关系,人们跟海洋的关系包含越过海峡跟对面大陆发生文化和经济的联系。海岸带,不应该是一条带,而是有的地方像刺一样沿着水文系统延伸,我提请深圳市在这一版总规中修改生态保护带,科学地提出生态系统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给海岸休闲带的定义是里头不能有任何设施,这很荒唐,我们都在强调城市应该混合,产城应该融合,为什么我们的休闲地不能跟其他融合?我就住在海边,经常见到清洁工人没有地方储存工具。我们认为海岸带这样就美了,除了美,什么也别干,这是错误的。

  王天送(深圳市华夏气候应对中心主任):气候一直在变化,这是规划当中要考虑的问题。这里面有两个小问题,一是极端天气事件,对深圳影响最大的极端天气事件应该是台风。二是海平面上升,我们在规划时应该充分考虑。我们要适应气候变化,也要减少气候变化,针对碳减排,要多利用海洋能源,海上的风电能、海浪资源、潮汐资源等等。

  更多市民声音:

  “总体来说,沙滩都应该是公共的,都是大自然给予全体市民的,在管理上可以采取企业配套服务,但不能整个划给企业,让企业在那儿收费赚钱。”

  “我在深圳已经生活23年了,从普通市民的角度提一下我们的诉求。深圳西部海域,从蛇口一直到机场,基本上被工业用了,作为居民来讲,希望能住在海边,能享受到深圳西部海域的生态。”

  “大部分深圳人都是从内地移民到深圳,海洋意识和海洋基因还是不够,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提出实际上是帮助我们打开城市想象力。”

  “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在深圳,中科院南海所也在深圳,除了这些专业科研单位,还有深圳本地高校,外地综合大学的深圳分校,我们院校资源是有的,可以更充分利用。”


分享到: